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你确实是一只猪,但并不特立独行!

贵观 2019-11-16 15:54 8076人围观 观点

    在王小波虚构的世界里,我们都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只猪不安于人类给它安排的生活,它经常跨越栏杆,跳上猪圈的房顶晒太阳,因此它长得又黑又瘦。


    你可能也想成为王小波笔下这只有个性的猪,但遗憾的是:你确实是一只猪,但并不特立独行。

    你整天惦记肉价涨跌,但你连肉价的成本是怎么构成的都不知道。这就是我们的可悲之处,我们只懂得抱怨,已经失去了刨根问底的能力。我们已经成为一只安逸温顺的猪。肉价涨了我们抱怨一下,肉价跌了我们唏嘘不已。



     也许你是一个记者,记者节刚过几天,也许你还沉浸于朋友圈的记者节荣誉。但你回首时,那些来自圈子内的呐喊,就像春药一样,经不起梦醒。


    也许你是一个诗人,你也沉溺于这个时代,认为自己与时俱进,与时代同频共振。但你回首时,看到自己已经无数次辱没了诗人这个名号。你歌颂的,你粉饰的,真是你内心想表达的么?连你亲妈你都没写过一句诗,又何必惺惺作态呢?


   到这里,我们也就不自我批评,都在同一个圈里,同类之间何必互相为难。只是我略为清醒,表达没有你们肉麻而已。我们还是来说说猪的问题。


   众所周知,我们的祖先是人猿,猪的祖先是野猪。中国养猪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中期。


   野猪都是特立独行的,随着生产的发展,逐渐产生了对不同的猪加以区分的要求,商、周时代养猪技术上的一大创造是发明了阉猪技术。从此以后,就形成了今天的猪,不再拥有个性。所以后来,我国封建统治阶级有了一大革新,把阉猪技术运用到人类身上,于是有了太监。太监并不是个好听的词,我们看《三国演义》时,骂“阉人”比骂“三姓家奴”还要令人沮丧。 



   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古代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生猪驯养史。


   吴承恩笔下的“二师兄”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西游记》中关于猪八戒的一个核心表达就是:你出生是猪,不怕;你贪财好色,无德无才,也不怕;只要你跟对师父,懂得吆喝,混人际关系,照样可以成仙。


   所以,当你在圈子内看到类似“二师兄”的人大行其道,不必惊讶,他们就是五千年文明留下的精髓。


   猪的形象并不好,骂一个人笨,我们首先想到了猪。发展到今天,除了小孩子喜欢猪八戒的呆萌、佩奇的五彩缤纷,大多数人都是把猪当成一个贬义。


    从猪八戒到小猪佩奇,可以看出猪已经深入人心。教育娃娃,从猪开始。


   所以,猪比任何商品都要特殊,你听过“米周期”“狗周期”‘牛周期’吗?答案是没有。但是猪有专门的周期,叫“猪周期”。


   “猪周期”就是每隔一个时间段,猪价就会形成较大波动,当然,这也不排除位列仙班的“二师兄”作祟。


   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生猪生产和价格在1985年、1988年、1994年、1997年、2004年、2007年、2011年、2019年共经历过8次明显波动,主要标志为价格年环比增长超过10%,其中有三次大波动,价格年环比超过50%。今年这次波动可谓史无前例。 


    从生产和价格波动的历史情况看,二者波动的平均周期为6年左右,上升期和下降期平均分别为3.5年和2.5年左右。


    与以往不同的是,近年来的“猪周期”表现为时间明显缩短,约3年一个周期,而且振幅加剧。


    肉价“过山车”的恶果,通常只有养猪农民和最终消费方的普通市民来承担。肉价涨,市民苦,肉价跌猪农苦。所以古人诗歌是这样写的:涨百姓苦,跌百姓苦。



    猪有猪的江湖,“猪周期”就是:猪肉价格大涨——— 母猪存栏量大增——— 生猪供应量剧增——— 肉价下跌——— 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 生猪供应量减少——— 肉价再次上涨…… 


    对于养殖农民来说,历年来,逢涨必跌、跌后必涨的养猪“魔咒”始终困扰他们,但是无可奈何。如果他们能够算中涨跌,也不至于还养猪,至少可以当个算命先生谋求另一种活法。


    市场价格上涨的一个原因,如果排除人为操纵,那就是货源紧缺。用脚趾头也想得清楚,肉价如此之高,往往是已经出现了“一猪难求”的局面。


    在市场法则面前,唯有高悬的屠刀冷笑:谁是猪,一目了然。


    一个好消息是随着国家进口猪肉和一系列宏观调控,猪肉价格已经开始回落。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此时,应该考虑的不是世界和平,而是思考这个时候,我们可不可以试探性吃块肉?


     当然,由此会引发许多猜测,如果你在单位不认真上班,同事们会怀疑你家养了猪。


    王小波笔下的猪,由于不安于人类给自己设置的生活,总在特立独行地做些什么,最后它成了领导们的眼中刺,不过几伙人拿着火枪和手枪也没能将它制服。但我相信,我们都不是那样叛逆的猪。


    经过万般努力,我们活成了一只比二师兄油腻、没有佩奇呆萌的猪,不特立独行,没有自己的价格周期,也不影响别人吃肉,如此而已。


     我们甚至看不起别人,别特么拿“乡村路上,阳光照亮你肩上的旗帜”这样破词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们甚至会骂,都同样是猪,你想用哼哼声去打动主子,真特么幼稚。


    作为猪,我们就应该清楚二师兄的定位,吃猪食的命,不要去操吃猪肉的心。


    我们该做的,就是做一只嗷嗷待哺的猪,像那些傻逼的人类一样,各种撒娇卖萌,换来主子的一盆白食,然后在朋友圈写下美好的生活愿景:吃饭、喝酒、交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最后,我们有个互动环节,拿出你的右手,按住左边胸脯,离乳房3厘米的地方问:我是猪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站长自定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