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独家深度】贵州浪人科技董事长欠债上亿 创业失败成“老赖” ...

贵观 2019-11-5 10:44 8400人围观 悦读

   可以说,贵州80、90后,都记得“浪人网络”这四个字,因为浪人网络旗下的网吧曾经伴随着我们的成长。

    然而现在,贵州浪人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 浪人网络)董事长游东方因欠债上亿,都匀市人民法院发布悬赏执行公告。公告中称贵州浪人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游东方欠债上亿,凡举报财产线索并成功执行到位的,申请执行人承诺按照执行到位金额的0.1%支付报酬。

   这份公告一出,坊间哗然,浪人网络在网吧行业整体衰败之后,再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独家撰稿 | 微梦中文网 吴于明


网吧末日


    2008年实行网吧上网实名制后,经过4年时间,网吧逐渐习惯了这一市场生态。

    2008年至2012年,被业内认为是网吧业的寒冬期,到了2013年,网吧业开始回暖。但就在今年11月上旬,文化部、公安部、工信部、工商总局联合发出“开展单体网吧审批”的通知,解除了持续6年的网吧审批禁令。


    对这一解禁,有媒体报道认为难以挽救网吧消亡的定局。这一消息震动了国内网吧业主,很多人开始思考,网吧的“末日”是否真到了。


    与“末日论”印证的是近期腾讯数码发布的调查数据。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网吧是14.6万家,到了2012年,就只有13.6万家,一年间少了1万家网吧。


    而在贵阳,2008年底的网吧是530家左右,现在是420家左右,减少了100多家。


    网吧在减少,这是不是网吧末日的前兆?但网吧维护管理公司和部分网吧业主并不这样认为。


    12月17日,国内五大网吧娱乐之一的“方格子网娱平台”首页大图区挂出了《驳“网吧消亡成定局言论”》的文章,作者是上海网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市场策划负责人梁文滔。方格子网娱平台是他们公司运营的网吧平台,上海网恒是贵州网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公司,专业的网吧维护运营公司。网恒公司2001年开始在贵州为网吧做维护运营管理,已经12年了。


    梁文滔认为,此时说网吧“末日”为时尚早,网吧生存困难甚至倒闭,只能说明网吧业主不懂得经营网吧,而不是网吧消亡的前兆。


    “网吧曾经是一个新型投资产业,大家一哄而上,没有节制地迅猛发展,很多并不了解网吧的业者都积极投资网吧,导致市场供给饱和,进入一种恶性竞争状态。现阶段的市场情况正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以前是不懂网吧的人做网吧,以后会是懂网吧的人做网吧。网吧是在缩减,但不至于


    消亡,这种缩减是一种良性的市场优化。”


    在他看来,很多小网吧倒下了,但是更多的网吧在光鲜地活着。


    这些年来,网吧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一是网吧上网实名制将不规范用户阻在门外,二是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满足了许多人上网需求,三是成立了拥有电脑上网的家庭越来越多,四是安全问题令一些用户望而却步,五是房租、人力等网吧经营成本大幅上涨。


    面对这些困难,国内的网吧已经创出了自己的路子。其中,上海的网鱼网咖,河南美星网咖连锁一年开了20多家分店,贵州浪人网络有140家网吧直营店,为网吧未来的发展闯出了新的路子。


    贵阳多家网吧老板也认为,网吧的数量减少不能说明网吧到了末日。因为一些连锁网吧的介入后,许多网吧规模大大提升。“以前两家网吧加起来有100台电脑,现在两家网吧整合成一家后,有400台电脑,能说数量少了就是末日吗?”一位网吧老板疑问。



 “坏”印象


    网吧在大家心中是个“坏人”。


    “关掉所有网吧!”这是多年来刘颖(化名)女士的心愿。从儿子上小学起,她一直在和网吧“战斗”,现在她的儿子已经上高中,但她心目中网吧仍然是个害人的东西。在她印象里,多次从网吧里把儿子拖出来,占据了儿子成长史的很大比例。


    在儿子小学毕业考试的头一天晚上,去看考场的儿子竟然到了天黑都没有回家。刘颖心急火燎,找遍了东山、师大一带的网吧都没有找到儿子。到了深夜,儿子打来电话说,他在海马冲一带上网,没钱坐车回家了,刘颖只得去把孩子接了回来。由于第二天孩子要考试,她没有太多责怪儿子,而在她心里,则非常恨这个接收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她心里有个愿望,就是举报这些违规让孩子上网的网吧,让网吧老板受到处罚。


    后来,国家对网吧实行了严格的监管,实名制上网,未成年人不能进后,刘颖松了口气。可是    没多久,她发现儿子去上黑网吧了。前些天,已经读高三的儿子突然“失踪”,这回惊动儿子所在的学校,她的家人和学校10多名老师一起“拉网式”排查,后来在一家网吧里找到儿子。这回她只能责怪儿子,因为儿子已经到了能用身份证上网的年龄,网吧并没有违规。


    在现实生活中,像刘颖这样“恨”网吧的人不在少数,包括很多媒体,对于网吧仍然持排斥态度。久而久之,网吧在大家心中很“坏”,甚至曾经有过“网吧误国”的说法。


    人们提到网吧,就会联想到里面烟雾缭绕,许多衣衫不整、神情颓废的青少年,全神贯注地盯着一闪一闪的电脑屏幕。


    这次对网吧业主怎样看网吧“末日论”的采访,很多网吧老板一听记者,第一反应是曝光。


    因此想采访一下网吧老板,还真不容易,即便他们随便说几句,也千叮咛万嘱咐别提网吧和自己的名字。


    2013年,在网恒公司总裁余川的引荐下,贵州浪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游东方接受了我的采访。


    游东方坦言,这是他做网吧10多年来,首次敢底气十足地在媒体亮相。“社会各界,对网吧总是持有偏见,认为开网吧是干了件天大的坏事,但在未来,网吧的形象将会急剧扭转,因为未来的网吧和现在的咖啡吧一样,不需要靠接收未成年人来增加收入。”


    业内专家分析,网吧受政策和市场的影响最为明显。


    在政策方面:有网吧实名制,未成年人上网监管,网吧多重监管,拍照停发等;市场方面:成本上升,价格减少;用户减少,需求降低;此外,来自社会方面就是网吧的负面新闻和对网吧妖魔化,以及网民对游戏的沉迷。


    游东方说,实际上管理网吧的部门有文化、公安、工商、税务、质监、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等,管理部门较多。可喜的是近年来,网吧的监管越来越规范,这使得网吧企业发展较为顺畅。


曾经的“浪人”样本

    那时,贵州浪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游东方:“说网吧末日到了的人,至少没了解浪人科技的发展。”


    12月22日,正值贵州浪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众多网吧股东来到都匀,讨论公司发展大计。谈到网吧的末日,游东方笑言:“说网吧末日到了的人,至少没了解贵州浪人网络科技公司的发展。”


    2003年,正是网吧快速发展的时期。游东方和其他10个股东凑钱在都匀大十字开了浪人网吧单体店。当时的网吧发展较好,他们感觉这个产业虽然政策制约较大,但这是个能赚钱的行业。在家单体店开得很成功,2006年,他和股东们去外省做得好的网吧参观学习,回来后,就在都匀、贵定、三都等地开了网吧。


    之后,不断整合网吧老板,截至12月22日前,公司已经有了75个股东。在这次股东大会之后,又将有11个股东加入浪人科技。如今,浪人科技的直营店已经达到了140家,成为国内拥有直营店最多的连锁网吧。


    游东方骄傲说,虽然贵州处于欠发达地区,但是贵州的网吧发展几乎和上海同步进入了网吧3.0时代。前几天,游东方等人去深圳等地参观,发现当地的网吧经营状态并不乐观,当地很多网吧都处于“脏乱差”的状态。


    在上海的网鱼网咖成为网吧发展的样本时,浪人科技在都匀市民族路的时代网咖也成为国内网吧业学习的样本。


    时代网咖,是网吧+咖啡店的模式,里面高档的装修就花了上百万。网络科技副董事长、网吧事业部经理段小华透露,浪人科技的网吧大多要像这类网吧转型,每家网吧装修花费在一百万以上,目的就是让白领阶层重新回到网吧。近3年来,浪人公司对店面投资达到一亿元以上,现在浪人科技的网吧50%的场所是公司自己的物业。


    在都匀大十字当年浪人的单体店,如今已经发展成了浪人科技的旗舰店,里面有400台电脑,每天有2万多元的收入。段小华告诉记者,通常一个人在这个网吧消费一天,需要100元以上。这里的网费3.5元/小时,包括饮料、吃饭等。


    在2009年至2010年,很多用户流失,浪人科技也感觉生意惨淡。之后,公司迅速对网吧进行升级改造。提升网吧的档次后,几乎天天爆满。


    “比预想的要好!”段小华说。目前,他们的网吧已经开始朝网吧+旅馆、网吧+会所、网吧+咖啡馆等方向的发展模式。


    段小华认为,网吧消亡,应该是传统的网吧模式和不成规模的小网吧将被市场淘汰,但网吧的综合体将会欣欣向荣。他的依据是,今年4月,贵阳的绿之叶网吧加入浪人科技旗下,加入时绿之叶有网吧19家,8个月时间,浪人公司将其扩展到了30家。


    段小华坦言,浪人科技之所以敢接受媒体采访,是因为网吧的管理越来越规范,越规范网吧的发展就越健康,不再遮遮掩掩。未来网吧的发展需要大家改变对它的看法,因为它将是像咖啡馆、会所一样,是市民的休闲娱乐场所。


网吧4.0时代


    2011年前:网吧1.0时代;2012年:网吧2.0时代;2013年:网吧3.0时代;2014年:网吧4.0时代。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家上网,已经是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一,网吧失去了普及网络的地位。


    贵阳文昌北路附近一家网吧老板告诉记者,2008年没有实行网吧实名制前,来网吧上网的很大一个群体是学生,但实行实名制后,阻断了网吧的这条“财路”。在2010年前,只要开网吧就能挣钱,但之后,去网吧上网的人越来越少。

    “以前进网吧的都是低收入人群,他们不太在意网吧的环境。但随着宽带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很多人都选择自己在家更低成本的上网。而收入较高的白领们,不愿意来网吧上网,嫌网吧环境不好,空气污浊。因此,网吧必须考虑改造环境。我们对网吧进行装修后,生意才渐渐好转。”

    这位网吧老板讲到的装修,其实就是业内所说的网吧升级。

    网吧业的升级,出现第一家网吧的上海仍然是先驱。网吧发展受阻后,上海一家网吧率先进入了网吧3.0时代,成为国内网吧3.0的代表作。网恒公司总裁余川曾对网吧3.0做过市场调查,网吧1.0、2.0的单机回报率在每天20至40元,网鱼网咖却让每天的单机回报率达到了100元左右,是传统网吧单机回报率的几倍。网吧3.0的装修需要设计,每排不超过5台电脑,让上网的人更加舒适。

    目前,业内将网吧的发展分为几个版本时代。网吧1.0时代:在2011年前的网吧,在桌子上摆台电脑就可以赚钱。

    网吧2.0时代:2012年,市场冷清,网吧开始考虑生存之道,很多网吧进行了装修,对网吧上网设备进行了升级换代,有沙发等较好的装修,提供软饮等服务。

    网吧3.0时代:2013年,网咖的出现。今年,上海出现了网鱼网咖、河南出现美星网咖、贵州出现浪人的时代网咖等,将网吧和咖啡厅全新结合。

    网吧4.0时代:2014年,个性化网络生活馆。目前,绿之叶网络准备在宝山南路开一家全新理念的网吧,名字叫绿之叶网络生活馆,其中就是突出了网吧和休闲结合的个性化。将网吧分为上网区和功能区,其中有咖啡厅、高科技展销区以及会所式的“包房”。

    “在2011年以前,网吧是起到一个网络普及的作用,那时候是能上网。但现在这种属于1.0的网吧在城市将会被淘汰掉。”余川说。

    在他看来,未来网吧将有两个发展方向:一是在农村或者城郊继续普及网络;二是在城市的网吧市场朝着个性化方向发展,市场更加细分。

    目前,贵阳的网吧3.0代表作是公园路的3D明浩店、威清路的绿叶店、盐务街的开心驿站。

    余川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传统模式的网吧就如同当年的澡堂,而未来的网吧3.0或4.0就是现在的桑拿。以前的澡堂只能洗澡,现在的桑拿甚至还有打台球、听音乐等休闲方式。因此,网吧的产业形态会发生变化,但本质还是网吧。

    利润何来?

    网吧的市场潜力巨大,国内有两家专业维护网吧的公司成功上市。

    网吧消亡,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很多依附在网吧的产业也跟着消亡或者转型,众多网吧的从业者失业。但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网吧正变革来顺应潮流。

    业内人士介绍,小网吧背后其实是一个大产业,它背后的产业链涉及到电脑软硬件、游戏和网站推广、装修、保洁、百货供应、餐饮等服务。就现在资产来看,贵州有2000左右家网吧,如果每家网吧有100万资产的话,网吧业的总资产就会达到20亿以上。平均每家网吧招聘5人的话,就带动了上万人就业。

    “就目前能看到的,就有很多产业附属在网吧上,此外网吧还有很多创新产业链有待挖掘。就像当年网吧只提供上网服务,今天人们创新出了‘网咖’模式。”余川说。

    网恒公司就是附属于网吧的一个产业,他们就做网吧技术、管理以及软硬件服务。网恒公司起初规模不大,2005年,一位上海人在贵阳开了一家网吧叫“国际E站”,后来这位上海人和网恒组建了贵州网1计算机管理有限公司。2007年,网恒收购了贵州网1后,开始在国内布局,2010年,成立上海网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目前,网恒公司的方格子软件,通过贵阳基地持续研发+上海向全国推广同步展开。

    在国内,像网恒公司同性质的专业网吧维护公司有5家,其中做得最好的杭州顺网和深圳任子行成功上市。“两家公司能成功上市,说明网吧市场潜力巨大。”余川说。

    网吧与咖啡厅等不同,它需要专业的技术管理公司,这些技术普通网吧并不具备。2007年,国内爆发病毒熊猫烧香,大多数网吧都处于瘫痪状态。“我们将病毒阻挡在系统之外,然后规定在几小时之内完成清理病毒。当时我们在国内率先推了JTX专杀工具,让很多安全专家大吃一惊。”

    余川说,未来的网吧要有懂网吧的人经营,传统网吧不懂得策划活动、聚集人气以及多元化的盈利模式,将被淘汰。

    网吧未来如何盈利,现在网吧3.0、4.0的出现,已经有了基本蓝图:

    通过点卡销售、餐饮等多元化经营实

    现盈利;和网游运营商深度合作(如开展联赛、游戏主题吧等)提升网吧人气带动营收;利用网络终端资源优势,建立广告合作,通过创新推广模式,实现广告营收;通过与网购商家合作,打造为网购的代购点和代收点。

    未来的城市网吧将自动把未成年人挡在门外,因为青少年们那时已经扛不住网吧的消费。

    未来的网吧将会提供比家庭电脑优秀得多的服务,比如国内一些网吧3.0上网的电脑就是苹果一体机,或者支持大型3D游戏的电脑。这些电脑的上网价格比其他网吧要贵得多。

    浪人科技正在都匀筹备一家《剑灵》主题的网吧。《剑灵》是腾讯公司出品的一款新游戏,需要win764位系统、4G以上内存,很多家庭电脑都无法运行这款游戏,但是在网吧能体验到。

    未来的网吧甚至可能上网打游戏都不收费,还免费提供网吧wifi,但是店主通过用户消费咖啡、餐饮、软饮、茶水等赚钱。此外,网吧还是一个网络终端,还可以通过对加载广告以及用户下载游戏和软件等获取利润。


董事长的悲情

    从罗永浩、戴威、贾跃亭,到贵州浪人科技的游东方。

    企业一把手成为老赖,可以看出商场厮杀中,创业者们九死一生。


    11月4日早上,贵州当地记者拨打了此悬赏执行公告的举报电话0854—8622172。都匀市人民法院胡法官告诉记者,此悬赏执行公告情况属实,凡举报财产线索并成功执行到位的奖励10万元。胡法官表示,截止到今天早上,已经接到3个来自云南的举报电话,但都不是有效线索。

        我们从相关机构可以查询到,浪人科技从2018年来,官司不断,其中不少是来自银行方面的起诉。


    罗永浩,贾跃亭和戴威都失败了。资本大潮助推时,他们屹立潮头,潮落了,登高必跌重。


    对于看客们来说,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局内人,并不这样看。兔死狐悲。罗永浩们这样的创业者被限制消费,到后续能不能把所有的欠账还上,之间还有一个有待验证的时间。11月3日,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呼吁媒体,不要再用“老赖”这个词称呼失败的创业者。


      “称为‘老赖’不公平,人家破产了,有的赖了,有的没有赖,赖的是少数”,他说:“企业家的事业是风险事业,要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奋斗,要从人格上尊重他们。把‘老赖’两个字去掉最好,是对人家起码的尊重。”


     然而,对游东方们来说,到底是悲情的理想主义者,还是“老赖”,后续的句号还需他们自己划上。说过的话是不是每一句都算数,在这个互联网有记忆的年代,唯有时间来验证。


      面对他们,法律更是冷冰冰的,记者在“企查查”网站搜索看到,贵州浪人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位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都匀市广惠路筑匀大厦A栋16层1、2号,该公司主要经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注册资金是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游东方被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者名单。目前,游东方目前旗下两个公司股权已经被冻结。


微梦中文网 独家 无授权许可禁止转载

授权微信:gzwmc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站长自定义)

我有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