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微梦传媒|微梦APP 门户 查看主题

​新闻摄影就是一面镜子 | 第64届“荷赛”提名作品选登

发布者: 微梦编辑部 | 发布时间: 2021-4-7 10:00| 查看数: 377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1.jpg
木堆攀岩 亚当·普雷蒂 摄(Adam Pretty,澳大利亚,盖帝图片社) 体育类单幅

2.jpg
白俄罗斯拘留所门口等候丈夫的女子 纳迪亚·布占 摄(Nadia Buzhan,白俄罗斯) 突发新闻类单幅

3.jpg
东非抗击蝗虫入侵 路易斯·塔托 摄(Luis Tato,西班牙,为华盛顿邮报供稿) 年度图片提名

4.jpg
萨哈森林(之一) 阿历克谢·瓦西里耶夫 摄(Alexey Vasilyev,俄罗斯)
当代热点类组照

5.jpg
森林火灾 努诺·安德烈·费雷拉 摄(Nuno André Ferreira,葡萄牙,葡新社) 突发新闻类单幅

6.jpg
半矿半庙 克·莱特 摄(Hkun Lat,缅甸) 环境类单幅

7.jpg
加利福尼亚海狮玩耍口罩 拉尔夫·佩斯 摄(Ralph Pace,美国) 环境类单幅

8.jpg
贝鲁特港口大爆炸 洛伦佐·图尼奥利 摄(Lorenzo Tugnoli,意大利,Contrasto图片社为华盛顿邮报供稿) 年度图片提名

9.jpg
重生(之一) 卡罗琳·容德卡 摄(Karolina Jonderko,波兰) 长期项目类

10.jpg
圣保罗养老院内,85岁的病人罗莎接受护士五个月来的第一次拥抱。因新冠疫情,养老院对外关闭,院内的日常护理也要求保持距离。马斯·尼森 摄(Mads Nissen,丹麦,Panos图片社为丹麦政治报供稿) 年度图片提名

11.jpg
新生 杰米·科莱布拉斯 摄(Jaime Culebras,西班牙) 自然类单幅

12.jpg
我的家人(之一) 安东尼奥·法西隆戈 摄(Antonio Faccilongo,意大利,盖帝图片社) 年度图片故事提名

13.jpg
拯救洪灾中的长颈鹿 艾米·维塔尔 摄(Ami Vitale,美国,为CNN供稿) 自然类单幅

14.jpg
桥牌面孔(之一) 亨利·汉森 摄(Henrik Hansson,瑞典) 体育类组照

15.jpg
林肯解放纪念堂辩论 伊夫琳·霍克斯坦 摄(Evelyn Hockstein,美国,为华盛顿邮报供稿) 年度图片提名

16.jpg
“贝约”医生 杰雷米·伦姆平 摄(Jérémy Lempin,法国) 当代热点类单幅

17.jpg
卡拉博奇收集饮用水 K·M·阿萨德 摄(K M Asad,孟加拉国) 环境类单幅

18.jpg
全球变暖解决方案:再造冰川(之一) 西里尔·贾兹拜克 摄(Ciril Jazbec,斯洛文尼亚,为《国家地理》供稿) 环境类组照

毋庸置疑,许多中国摄影师都有“荷赛”情结。这种情结曾经几度还是那样的汹涌澎湃,波涛惊天。但是,明日黄花之象已显,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打个比方,就像是一枚汉代铜镜,今天也有不少人珍藏之和鉴赏之,估计绝少有人再以之揽镜自照了。

这个比喻是偏激的,它只不过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道出了实情而已。2020年全世界最大的新闻是什么?当然是那该死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地球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主战场在哪里?当然是中国。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这场伟大的人民战争,史无前例,波澜壮阔,气贯长虹。可是呢?在荷赛这个一贯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中,中国的新闻摄影照片没有入选!

好在财新记者梁莹菲、魏姝敏拍摄制作的《天堂里的邓顺芝,早上好》获多媒体评选单元短片类与年度在线视频两项提名。短片讲述了疫情蔓延时期,武汉人老黑在其妻邓顺芝感染新冠肺炎逝世后的感人故事。它通过可贵的亲历者视角,有力地展现了武汉人曾经历的艰难时刻,及至乌云散后,他们如何背负伤痛,继续前行。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中国摄影师与荷赛关联度最高的一年是2009年,那一届我们共有7位参赛者获奖:新华社记者吴晓凌的《血染赛场》和中国青年报记者赵青的《北京电视上的奥运会》题材都出自北京奥运会;杭州日报记者陈庆港的《救援部队运送地震幸存者》、深圳晚报记者赵青的《四川大地震中的幸存者》、路透社中国特约摄影师景长观的《四川地震》都紧紧抓住了汶川地震这一突发事件。不仅那一年发生的大事成就了重头奖项,也包括摄影师从日常切入真切展示对现实社会的深度观察和体验,比如都市快报记者傅拥军的《西湖边的一棵树》和新快报记者李洁军的《复制战争》。

2016年荷赛,中国摄影师陈杰的获奖作品《天津爆炸》是真正的“硬核新闻”,虽然它仅仅获得的是一般新闻类单幅三等奖,但是它仍是中国摄影界在荷赛上耀眼的荣光。

有一年荷赛评委会主席迈克纳利(McNally)讲,优秀的报道摄影应该具有这样一些特征:

  1. 历史价值(Historical),在什么时间,你去哪儿?
  2. 社会价值(Sociology),体现人与人的关系;
  3. 心理作用(Psychology),打动人心的力量;
  4. 美学价值(Aesthetic),不仅是漂亮,还要有助信息传播。

的确,今天有多少人还在致力于拍出符合以上这四点的报道摄影作品?娱乐化、过度消费化、私人化的视觉传播已成定势。我们很难再说得清什么照片是最好的,什么新闻是最重要的,更难说得清还有什么是与我们息息相关的。

有两个扎心的问题,我们还是要讨论的。其一,今年入选作品中,也有不少的抗疫题材,虽然都是老外拍的国外事,但这也是一面镜子,可以对比一下我们所闻所见所拍的抗疫题材作品。想必大家是游鱼饮水,冷暖自知了吧。理性地看,像《第一次拥抱》《法国新冠疫情蔓延》《跨境恋爱》《疫情下的医生》这样的作品,不见得就比我们高明多少,但是就算高明一丝一毫,我们也应该虚心学习不是?其二,像《我的爱》《重生》《被困希腊》等长期故事类作品,的确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认真借鉴。要学的是人家静心潜入生活,经常以八九年为一个拍摄周期,慢工出细活。深刻纪录新闻现场中的活生生的人,细腻表达社会生活中不易觉察的人性和真实。

日前,荷赛首届多媒体奖项评委王景春在谈到《天堂里的邓顺芝,早上好》时说:“(视频)将新闻的要素全部呈现了出来。片中的静态影像、动态视频、同期声以及节奏的剪辑都得到了很好的处理。最核心的是,没有过多的技巧渲染,是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再现。”

“没有过多的技巧渲染,是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再现”,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想这也是它打动了评委的原因吧。

荷赛忽而距离我们很近,忽而距离我们很远。很多东西与摄影无关,也不可调控。但是它洞见现实、观照人心的价值观不会轻易消逝。这如同铜镜易锈蚀,玻璃镜易破碎,我们不是发明了软体镜子吗?新闻摄影就是一面永恒的镜子,照见世间美丑,体察人心冷暖,让我们在这种体察和认知的不断刷新中继续前行!


来源:“中国摄影报”公众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