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微梦传媒|微梦APP 门户 查看主题

高热度之下,《斗罗大陆》为何没能破壁出圈?

发布者: 微梦编辑部 | 发布时间: 2021-3-30 10:13| 查看数: 415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古装玄幻剧《斗罗大陆》日前首轮播出收官,带着观众完成了“武魂”修炼。该剧在央视电视剧频道与腾讯视频同时播出,这在现实题材剧满当当的特别年份里尤为难得。

斗罗大陆.jpg

古装玄幻剧《斗罗大陆》剧照


从数据看结果不俗:截至第一轮播完的数据看,播放量破42亿大关,日最高播放量达2.11亿次,上线后猫眼热度34日连冠;年轻观众占比也显著提升,34岁以下观众占比增至34.4%,高出2020年央视电视剧频道同时段同年龄段的13.9%。之后,该剧又在央视电视剧频道每天晚间11:06进行二轮播出。


不过,集原著唐家三少、改编王倦、主演肖战这三者之“当红人气”于一体的该剧,离开播前大家所预期的“破壁”与“出圈”似乎又有着一些距离。外行看热闹,内行总要看门道;如果说业界乐于说产业,专家就还得照顾作品的艺术品质和内情细节。《斗罗大陆》这个剧就方方面面而言,皆可打开来一说。


原作的特点决定了其影视改编的首要任务应是打破年龄圈层

首先它不仅是一部剧,它是一部IP。IP这个词终究不再陌生,在中国文化产业的语境中指代具有粉丝经济特征的可生产、可衍生、可资本化的内容资源。《斗罗大陆》是一部网络小说,没有它的创造者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也就没有了它的世界。


这部小说起始于2008年12月的起点中文网,是唐家三少的第九部小说作品,也是他最火最广为人知的代表作。这部作品寄托了唐家三少的青春热力和迈向产业化、国际化的一系列梦想,在整个儿网络文学市场化、全产业链开发以及海外传播的过程中,唐家三少曾描述过他对《斗罗大陆》的期待:“我希望能够创造出一个超级IP,做连载式电影,就像蜘蛛侠、超人、哈利·波特、魔戒那样。做出我们中国自己的大IP。”所以《斗罗大陆》其实远远不止目前电视剧甚至动画片、漫画改编所呈现的冰山一角,唐家三少想把它连成一个系列的世界观,“斗罗大陆是第一部,第二部是已经完本的绝世唐门,龙王传说是第三部,之后还有第四部。分别写斗罗大陆这个世界的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高科技时代、星际时代”。唐家三少也以劳模的工作态度每天写、不断更,并依赖IP开发的产业价值,成为了中国最有市场价值的作家之一。


说这些关于《斗罗大陆》原创小说和作家的信息并非闲笔,它们关系到影视剧改编的种种问题。恰如唐家三少自己清晰意识到的,《斗罗大陆》吸引的读者年龄是8-25岁之间,并且有媒介上的分层,“改编的漫画主要针对8岁至12岁的孩子,12-15岁的孩子喜欢购买纸质书,其他都是在网上阅读”。那么,理想化的角度,影视剧媒介所承担的可能就不是巩固既有年龄圈层的功能,而是“破壁”与“出圈”,这是IP的梦想,也是既有的媒介经验提供的可能性。


2018年1月,由企鹅影视、玄机科技联合出品的《斗罗大陆》动画片开播,以每周更新一集的速度连载,虽然制作速度慢、制作成本高,但由于忠实原著、精品3D感强,为唐家三少和《斗罗大陆》凝聚起了十余年前早已成长的老读者,并广泛带动了青少年观众的增量,播放量已破270亿次,成为国产动画振兴的一个标志性作品。换言之,动画提供的IP改编的新媒介、新艺术样式,在《斗罗大陆》生成至今的12年历史中发挥了它良好的“破壁”“出圈”效应。


不过,若对标其它网文作品,《斗罗大陆》借动画实现的出圈又显得相对有限。不用说一部剧带红作者的《甄嬛传》《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些都是网文女频的作品,那么2019年热播的《庆余年》则成为男频网文改编至今最重要的“破壁”“出圈”的范例,为原著小说和网络文学走向了更为大众的空间和更为多元的代际。


话题度与出圈度不匹配的背后,是其改编之难

理论上讲,《斗罗大陆》的影视剧改编是存在两条路的,一条是做加法,也就是为了实现IP超越原有年龄段局限或者打通更多年龄代际,做内涵、做复杂度,另一条是力图维持原有年龄圈层,但问题是具体切在哪个年龄细分段落呢?这是一个问题。


其实,电视剧《斗罗大陆》也不仅是“一个”IP,而是IP与“顶流”“金牌”的叠加。唐家三少的小说是原始IP,然后演员中的男主、饰演唐三的肖战是“顶流”,编剧王倦是“金牌”编剧,就在一年多前《庆余年》奠定了他黄金编剧的身份,热度丝毫未减,不少观众即便并非《斗罗大陆》的爱好者也会像唐家三少说的那样“我相信王倦老师”。


然而,《斗罗大陆》的剧改选择的是做减法,并且减得有点尴尬。从原著粉的角度,整个剧每一集都可以吐槽,比如为什么让20岁的肖战从6岁的唐三武魂觉醒开始演,为什么要修改原著人名、学院名,为什么要随意变更人物武魂等级和修炼获得魂环的规矩……这些从独立的编剧技艺来讲,依旧可以忽略,因为原著粉很大程度上会是原教旨主义,动辄得咎,但类似的吐槽中存在一个最大的合理性,那就是《斗罗大陆》的剧改将小说的复杂度进一步降维,变得更为简单、潦草,这如何完成“破壁”“出圈”的功能?


降低了唐三以及史兰客七怪前进和修炼的内在动因和矛盾冲突的改编,使得逻辑上有Bug感以及情感情绪的动力不足,线性的打怪升级主导了情节,幕后操纵者是不是唐三父亲唐昊以及唐三母亲当年的生死之谜欠缺了深刻的引导力,甚至算上特效不差,但肯定从成本考虑远非原著构想的质地。所以,减法的结果是,这部原著底子就更多定位于青少年思维特征的IP,在剧改之后直接成为贴着青少年观影(思想力和审美趣好)的青春励志剧。相比之下,像《庆余年》那般比较复杂的人性、权谋、扑朔迷离的人设、解谜的悬疑感所保证的剧的复杂度,才能够应对成人与现代人的智力密度。


但鲁迅先生也讲,“清浅也是一种味道,一种别样的美丽。因此,即使成不了大江,是一条小溪又有什么不好?”一部青春励志剧,热血、友爱、清爽、简单,何况有流量明星,演得中规中矩,也没有什么不好?笔者身边还是能见到一些既非原著粉,又非肖战粉的观众,简简单单接触到了眼前这部《斗罗大陆》,简简单单看完了说句“还不错啊”,然而他们的人数并不算多,也不会在抖音、微博、豆瓣、知乎、B站等各大舆论平台热议、打分,并且作为成人观众,他们似乎又觉得剧中男女的感情线也接近于无,确实是溪水般平淡了。那么如果此剧索性经营和介入到今天的初高中生人群中,成为他们热爱并且社交的话题,相信也是为《斗罗大陆》拓展新受众的工作,然而又没有真正下沉到这崭新的年龄段,孩子们也就成了沉默的群落。这就是我想说的《斗罗大陆》的剧改之难,以及目前剧集在精准分析后不乏尴尬的地方。


所以,《斗罗大陆》电视剧的热度并不主要来自于其IP的精品改编,而是另有泉源。目前该剧的豆瓣评分是6.5,有超73万观众参与评分,五星和一星比例几乎相同,都在30%上下,评论两极分化,原著粉和肖战粉在其中是真正的主力。知乎带话题的人群类似,只是更有平台使用者一贯的吐槽感;抖音更倾向于粉丝“安利”且有官宣色彩;微博多为肖战或吴宣仪的粉丝;B站则是年轻化的口吻主要吐槽的也是演员和剧情。这些都在证明,《斗罗大陆》是一部话题性极强的剧,那些颇为喧嚣的热度原来“功夫在诗外”,原著IP和当红演员刺激了效应,剧集成了镜子、成了引信。


不过,怀着职业感观剧如我,还是有过入戏的、代入式的触动,我那刻曾做下了笔记:23集,唐三和小舞战无恶不作的凶神战队,其他史兰客成员主动请缨共同进退,他们围在一起宣誓道“替天行道,惩恶扬善,是我们史兰客少年的正义使命”,学苑院长兰德和大师玉小刚在门外,兰德说“他们就像当年的我们”。


每一种剧都有它的燃点—— 一种生命感,生命意志和道德情怀,如果你真的沉浸到作品流淌过来的细节里;相对应的,写作、表演、做剧,都要认真负责地、充满耐心地打磨这些燃点升腾的来龙去脉,依偎和敬畏其中的技术与艺术,把“诗内功夫”与“诗外功夫”结合得会心而体面,让观众被真实的生命形式打动,那是艺术家的幸福。这些是我从《斗罗大陆》这个来之不易的IP的历程所想到的。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

梦爷 发表于 2021-3-30 10:44:38